行忆画廊一:埃及

终于还是开始写游记了,而且是对着照片写。游记也不能写成流水账,第一篇从埃及开始。本次旅行时间是2013年1月,是直至这篇文章为止,最后一次纯休闲,自费旅游。

空壳文明

就像大清国为我国电视剧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一样,埃及文明在西方幻想类题材的影视剧游戏方面同样功不可没。可惜的是什么呢?可惜的是埃及和另外两个古文明一样,没有传承文明的人,真正的埃及人早就绝种了。四大文明只有中华文明,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,代代传承。古埃及先被波斯人征服,然后先后经历马其顿,古罗马的统治,之后阿拉伯人开始统治埃及,时至今日古埃及文明消亡殆尽。既然是阿拉伯人,就少不了清真寺,当然还有教堂。

因为我们怕去了埃及,英文行不通,所以报了团。导游是一个会中文的当地人,他给我们说,埃及是一个包容的国家,在这里教堂和清真寺并存,而且很和谐。然后他又说,全世界的穆斯林都是兄弟。我不知道他影射了什么,这个诡异的宗教历史上总给人一种屌丝的感觉,所作所为也是一团乱麻。鉴于这是一个不谈政治的博客,就不展开了。

金字塔和遗迹

开罗

我们来埃及当然不是看清真寺的,但是第一天硬是被导游带着游遍了开罗的清真寺,真尼玛受不了。第二天才有机会一睹金字塔。金字塔建在开罗市郊,和开罗市区简直是两个世界。

谈到首都开罗,就搞笑了,这里整个就是80年代中国农村的范儿,风沙大得不了,几乎所有停在街上的汽车没有一辆的挡风玻璃是没有裂痕的,没人修也没必要修。公交清一色的白色小面包,并且不关门,随时上下,甚是方便。最恐怖的是,这时候正值埃及反对新上任的总理,街上时不时还能来几声枪响。这幅破破烂烂的景象,我不禁想这个城市的经济支柱是什么,该不会是旅游业吧。恶心的阿拉伯人商人靠着古埃及文明发财,这是最好的解释。

金字塔就比我想象的要大太多了,并且是可以进去的。上面最后一张图就是我刚刚从金字塔里面出来,闷得我一头的汗。说实话,游客能探索的地方啥也没有,除了石壁和楼梯。狮身人面像就坐落在金子塔旁边不远处,我一直以为就是斯芬克斯,经查证,并不是。狮身人面像是没有鼻子的,一种说法是在十四世纪被一个极端的穆斯林摧毁的,如果这个说法是真的就很讽刺了,另一种说法是被拿破仑的军队炮击脱落了。

卢克索

卢克索位于开罗南部的尼罗河畔,拥有埃及古都底比斯的遗迹。说到卢克索,我总是会想到下面这个,

事实上这款游戏优雅的再现了卢克索的部分景观。相比阿拉伯文明已经根深蒂固的开罗,卢克索是一片净土,历代古埃及法老在这里兴建了无数的神庙,宫殿和陵墓,其中最著名的陵墓就是帝王谷。考虑到古埃及文明出现距今7000年之久,这些遗迹固然残缺不全,但还是能依稀感受到昔日的强盛。其他的就没什么好说的了,直接上图。

黑白沙漠

我们放弃了另一座古城阿斯旺,直接去到埃及沙漠,过夜。埃及沙漠的看点在于所谓的“黑白沙漠”。沙漠给人的传统映像就是一望无际,单调,炎热,然而你真的身处其中的时候,会觉得确实是值得体验的。沙漠里的石灰石岩石在经历了数千年的打磨侵蚀之后,形成了各种各样的造型,体积不大的岩石就平铺在沙漠中间,形成“白沙漠”。而火山爆发后散落在沙漠里的黑色石砾,形成“黑沙漠”。

然而最令我震撼的,倒不是沙漠,而是星空。因为工业文明的盛行,现在在城市里很难看到密密麻麻的星空,在天朝就更难了。如果住在这里的人有密集恐惧症的话,那他们每天晚上都很恐怖。星空中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一条银河横跨其中,据说在西藏的星空和这里也差不多。遗憾的是,我带的相机曝光度不够,光圈不太够,照不出来那种景象,所以就从网上搜了几张图放到下面,差不多是这种感觉。

红海后记

因为我自己的各种愚蠢,无法乘上回加拿大的飞机,所以只好改签,独自一人多留三日。那时年少的我就想啊,何不趁着三天时间,去红海来一发潜水。这趟说走就走的旅行终止于第二天的钱包被偷。我在距开罗机场200多公里的地方,身无分文。我以为全世界的警察都应该像天朝一样,对外国游客关怀备至,事实上是,求助警察屁用没有,求助当地的华人协会更是碰了一头灰,最后讲义气的旅行社借了我500埃及币,折合人民币也是500,让我得以逃出埃及。

回顾这次旅行,中间有无穷无尽的阿拉伯小市民,找你要钱要烟,城市破烂不堪,在景点也是充满了各种欺诈。在卢克索乘坐过的热气球,一周后看新闻,一批香港游客在卢克索乘坐的热气球从空中坠落,无一幸存。种种景象,使我对阿拉伯世界的印象大打折扣。好在古埃及文明对我的吸引从未减弱,而与之毫无关联的现代埃及人,却坐拥这块天赐的福地。中国人老说老祖宗的东西不能糟蹋,对他们来说,这又算什么呢?

本文作者: Lu Wang
版权声明: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,均采用 CC BY-NC-SA 3.0 许可协议。转载请注明出处!